土耳其镇压活动将全世界关押新闻工作者人数推向历史新高

وتتوفر أيضا في English, 中文, Español, Français,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Türkçe, العربية

土耳其监禁了至少81名新闻工作者,他们都在一次空前的镇压活动(100多家媒体机构因此被迫关闭)之后面临着反政府的指控。目前,全世界共有259名新闻工作者被监禁,这个数字是1990年来的最高记录。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埃兰娜·拜泽尔(Elana Beiser)特别报道。

图为土耳其反对派报纸《共和国报》(Cumhuriyet)的支持者在伊斯坦布尔办公室外抗议,警察在此拘留了几名记者。 (美联社 / 艾姆拉·古日尔Emrah Gurel)

发布日期:2016年12月13日

自从保护记者委员会于1990年开始进行详细调查以来,目前全世界被关押的新闻工作者人数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的记录,而土耳其监禁新闻工作者的人数几乎占全世界监禁总数的三分之一。保护记者委员会在对全世界关押新闻工作者情况进行年度调查时得出以上发现。

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记录,在7月的一次政变失败后愈演愈烈的镇压活动中,土耳其因工作原因而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达到了至少81名,创下一个国家同一时期监禁新闻工作者人数的最高记录 。土耳其当局指控了这81位新闻工作者中的每个人(以及被监禁的其他数十位委员会不能确定其监禁原因与新闻工作直接相关的新闻从业人员)参与反政府活动。

2016年12月1日,全世界共有259名新闻工作者被关押。相比之下,2015年全世界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人数为199人。之前的世界记录是2012年,当年的入狱新闻工作者人数为232人。

图为2015年12月22日,便衣保安人员在北京一著名人权律师的审判法庭外与一名记者发生争执。报道侵犯人权事件或者抗议活动的记者们在中国面临着被监禁的危险。 (法新社/ 格列格·贝克Greg Baker)

紧随土耳其之后,中国是2016年关押新闻工作者记录第二差的国家,而中国在之前两年都是全世界监禁新闻工作者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之后是埃及,其监禁新闻工作者总数和2015年相比略有上升。接着是厄立特里亚,在该国,新闻工作者们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便长期消失在这个秘密国家的收容系统中。还有埃塞俄比亚,该国长期镇压独立新闻工作者的情况在最近几个月里有所恶化。

今年还标志了自2008年以来,伊朗首次没有成为监禁新闻工作者最多的五个国家之一,因为在2009年大选后的镇压活动中被判刑的许多新闻工作者现已服刑期满获释。保护记者委员会查证,今年有8名新闻工作者在伊朗监狱中服刑,而一年前则有19人。然而,德黑兰还在继续监禁新闻工作者,包括电影制作人凯万·卡里米(Keyvan Karimi),他目前正在狱中服刑一年,并受笞刑223鞭,原因是他制作的关于政治涂鸦的纪录片《写在城市上》。

在土耳其,新闻自由在2016年初就遭到了围困:当局逮捕、骚扰和驱逐新闻工作者,并关闭或接管新闻机构。这种对新闻自由前所未有的侵犯促使保护记者委员会在3月份发布了特别记事专栏"土耳其镇压记事"。在2016年7月15日的一次试图罢黜总统雷杰甫·塔伊甫·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军事政变溃败后,当局逮捕新闻工作者的力度剧增。政府将此颠覆政权阴谋怪罪于一伙由流放神职人员费图拉·居伦(Fethullah Gülen)带领的被指控为恐怖主义的组织。之后,政府授予自己紧急权力,在两个月内关押了(至少短暂拘留了)100多名新闻工作者,并关闭了至少100家新闻机构

在土耳其被关押的新闻工作者中有自由派日报《立场报》(Taraf)前专栏作家和记者穆罕默德·巴兰苏(Mehmet Baransu), 他对之前的一次政变阴谋进行了详尽的报道。他被指控获取机密文件、辱骂总统、成为恐怖组织的成员等罪行。最近的一系列针对他的指控最高可判处他75年有期徒刑。这位记者的妻子告诉保护记者委员会,她的丈夫在从监狱被转移到不同的法院接受听审时被迫挨饿,处境不堪,并受到辱骂和虐待。

在土耳其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还有反对派报纸《共和国报》(Cumhuriyet)专栏作家卡迪里·居尔塞尔(Kadri Gursel)。10月31日,该报社的伊斯坦布尔办公室遭到一次突袭,居尔塞尔与其他至少11人被拘捕,并被指控鼓动宣传两支敌对势力:库尔德工人党(PKK)和被政府称为费图拉恐怖组织(FETÖ)的组织。对《共和国报》的调查已被法院下令封锁,因此辩护律师和公众无法自由获取当局的证据。


一幅支持土耳其报纸《共和国报》(Cumhuriyet)漫画家穆萨·卡特(Musa Kart) 的漫画。卡特因为反政府罪名而被监禁。(杰克和柯蒂斯 Dr Jack & Curtis)

土耳其当局还对库尔德新闻工作者进行了新一轮的逮捕和审判,此外还关闭了许多亲库尔德的新闻机构。职员全部为女性的金哈通讯社(JİNHA)的一名记者泽赫拉·多安(Zehra Doğan)在土耳其安全部队与库尔德族战士在土耳其东南部进行城市战的现场被捕。根据审讯记录和保护记者委员会审核的一份诉状显示,当局的证据中有目击者的证词,他们声称看见多安与街上的人进行谈话并拍照。

保护记者委员会在2016年底审查了另外67名在土耳其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的案件,但是无法确认其监禁原因与他们的工作直接相关。在很多情况下,法院的文件已被封锁,另外一些时候则是因为保护记者委员会无法确认或联系被告的律师,或者这些律师不愿与保护记者委员会讨论他们的客户----这都反映了土耳其的紧张气氛。根据国际新闻报道,自从政变以来,超过十二万五千人(包括警察、教师和士兵等公职人员)被辞退或停职,还有约4万人被捕。

在中国(该国一直是世界上监禁新闻工作者记录最差的国家之一),到12月1日还有38名新闻工作者被关在监狱。北京在最近几个星期加强了对报道抗议和侵权事件的新闻工作者的镇压。新闻网站六四天网的出版人黄琦在11月被捕, 他之前由于从事记录侵犯人权事件的工作,曾两度在监狱里长期服刑。在六四天网报道了警方抓捕为遭和政府相关人员暴力殴打致死的访民抱不平的抗议群众之后,黄琦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种报道可能会给他"惹上麻烦"。

图为埃及报业联盟董事会成员哈立德·阿巴路什(Khaled al-Balshy)加入2016年5月抗议该联盟开罗总部受到安全搜查的示威活动。25名记者在埃及的镇压中被捕入狱。 (法新社/穆罕默德·艾沙哈德Mohamed el-Shahed)

对埃及的新闻工作者来说,抗议也是一块禁区。保护记者委员会确认埃及有25名新闻工作者被监禁。入狱者包括自由摄影新闻记者马哈茂德·阿布·扎伊德(Mahmoud Abou Zeid),又名肖坎(Shawkan),他从2013年开始无辜入狱,当时在拍摄当局对声援罢黜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的抗议活动进行暴力驱逐时被捕。他在涉及700多名被告的案件中被指控非法集会和谋杀。保护记者委员会将2016年国际新闻自由奖颁发给肖坎。在为该奖的晚宴准备的视频中,他的母亲展示了自己怎样每周为他做饭,将水果藏在其它食物下面,因为水果不允许被带入他所在的托拉(Tora)监狱。肖坎还患有丙型肝炎。

在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监禁调查中,世界各地超过20%的被监禁新闻工作者都反映存在健康问题。

在美洲地区,保护记者委员会在12月1日查证有4名新闻工作者被监禁,而去年的记录为零。

图为一名抗议者 10月在埃塞俄比亚双手交握以示团结。当局监禁了对动乱后紧急状态进行报道的记者。 (法新社/萨卡里亚斯·阿布贝克尔Zacharias Abubeker)

保护记者委员会在调查报告中发现的其它趋势与详情包括:

  • 全世界范围内,近四分之三的被监禁者面临反政府的指控。自2001年以来,各国政府滥用国家安全法,对报道叛乱、政治反对派和少数民族等敏感话题的持批评态度的新闻工作者进行压制。
  • 前五名最严重的监禁国关押新闻工作者的人数占全世界关押总数的68%。
  • 在被关押的新闻工作者中,约有20%是自由撰稿人。自从2011年来,该比例呈稳步下降趋势。
  • 绝大多数被监禁新闻工作者之前为在线媒体和/或印刷媒体工作。他们中约14%在广播台工作。
  • 埃塞俄比亚、巴拿马、新加坡和俄罗斯都关押了外国籍新闻工作者。厄立特里亚和委内瑞拉监禁了至少两名双重国籍新闻工作者。
  • 全世界259名被关押的新闻工作者中有20名是女性。
  • 出现在保护记者委员会2016年监禁新闻工作者国家名单上,但不在2015年的调查名单中的国家有:古巴、哈萨克斯坦、尼日利亚、巴拿马、新加坡、突尼斯、委内瑞拉和赞比亚。此外,黑山出现在2016年名单中的原因是委员会首次发现了一名在2015年被捕的黑山新闻工作者。

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名单仅包括被政府监禁的新闻工作者,失踪或被非政府团体囚禁的新闻工作者不被列入此名单(类似的案件,如被激进组织伊斯兰国扣押的英国自由职业记者约翰·坎特利John Cantlie,被归类为"失踪"或者"绑架")。保护记者委员会估计,至少有40名新闻工作者目前在中东和北非失踪或被绑架。

保护记者委员会对新闻工作者的定义是:为包括印刷、摄影、广播、电视台和网络等媒体进行新闻报道或者评论公共事务的人。委员会的年度监禁名单只包括已通过本委员会证实因其工作原因而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

保护记者委员会相信,新闻工作者不应该由于履行工作职务而被监禁。在过去一年中,委员会的积极声援使全世界至少有50名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被提前释放。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名单是2016年12月1日凌晨12点01分显示的被监禁新闻工作者的数据。该名单不包括许多年内被监禁并释放的新闻工作者;这些案例的详情可以在http://www.cpj.org/上查看。列入本名单的新闻工作者,除非本机构有可靠理由确认他们已获释或在关押期间死亡,否则将一直保留在名单内。

Published

Like this article? Support our work